十余公司集体涨价 快运企业如何突围“战国杀”?

浏览量:0

2019年12月11日22:07:00


http://02imgmini.eastday.com/mobile/20191211/20191211220741_010f00b3f151ae145f31cd41ef07c34c_1_mwpm_03200403.jpg

在多家快递公司"双11"宣布涨价之后,快运公司也集体跟随。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12月以来,包括安能、百世快运、壹米滴答、优速、韵达快运等在内的十余家企业陆续宣布将通过不同方式进行全网调价。虽然"淡季降价旺季涨"早已成为快运公司的常规动作,但此次集体宣布涨价,则似乎有些超出预期。

中物联公路分会特约专家韩雪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集体调整对市场产生的影响是积极的,也是在告诫低价无序的竞争格局将慢慢在大环境治理下出现短期的价格上扬,但是在市场的残酷竞争下,不知道最后的上涨比例能实现多少。

作为一名浸淫物流行业多年的老兵,曾先后在天地华宇和卡行天下担任管理人员的韩雪峰对于此次快运公司的集体涨价有着较多感触。

在他看来,快运市场的竞争本来就相当残酷,加上快递公司不断下沉抢食蛋糕,行业的竞争开始白热化,而未来还将有更多具有强区域属性、全网属性、新型的组织参与竞争,这些"潜水"在基础市场的零担快运企业将对头部企业产生超强压力。

集体涨价背后的利润压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壹米滴答自本月2日起对快递派费进行调整,调整幅度为首重每票上调0.2元,续重每千克上调0.02元;安能在全网范围宣布mini小包全面涨价,不仅直接对首重涨价0.5元,还对全网折扣进行收紧。

此外,百世快运、中通快运和韵达快运也对价格进行了上调。其中,从12月开始,百世快运将收取0.02元/kg的网点建设基金,并称这笔费用将进行当前网络专业技能培训,对网点进行集体帮扶。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集体涨价之前,快运公司也刚刚经历一场轰轰烈烈的价格战。

记者通过公开资料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包括百世、壹米滴答等快运公司先后下调价格,优速快递在5月先后下调全国进北京的货物价格和发往黑龙江、吉林等7省的费用,最多降低至5折;安能则也在一年内两次下调快运价格。

在韩雪峰看来,这次快运公司集体涨价的核心或许就是来自于内部竞争残酷后的利润压力,他表示,在2018-2019年的零担快运排名30强中,很多企业的经营压力已经迫在眉睫,头部企业的经营性利润的减少,在一定程度上驱使了此次的调整。

同时他认为,运输载体合规化的治理一定程度导致了快运企业的运输成本上扬,而适当的价格调整,也是属于优胜劣汰的一种方式,希望行业能在一个公平的前提下有序的竞争。

在韩雪峰看来,价格在物流行业依然是竞争的主要利器,同时价格也是一把双刃剑,合适的适配价格调整是一个货量的离合器,适当的价格调整,对于自身的优质成长有着调控的作用,而年底的适当价格调整进行市场的摸底与探底也是此次调价的一个重要因素,对于市场的反应至关重要。

不过,也有一家宣布涨价的快运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整个快运行业每年都有淡旺季,每年三四月份为了货量提升加大折扣力度,到了年底旺季取消优惠是正常现象,不宜过度解读。

此外,有业内人士对于具体涨价的实施情况持观望态度,该业内人士认为,快运涨价也不是总部宣布涨价就能实现的,基本都是由本地加盟商视自己情况而定,在如此市场竞争环境下,具体网点能否落实依然存疑。

快运市场混战将长期存在

相比于"腥风血雨"的快递市场,快运市场的竞争似乎显得没有那么激烈,但是由于市场集中度过低,快运市场长期处于混战和无序竞争阶段。而近两年,随着快递公司和平台型公司的入局,快运市场的竞争也呈现出新的趋势。

贝恩咨询发布的数据预测显示,预计到2020年,大家电、家装等品类的电商渠道渗透率将分别达到55%、25%。受益于大件电商渗透率的提升,电商大件市场将实现高速增长。预计5年内,这个细分市场的规模将超5000亿元,几乎相当于"再造一个快递市场"。

顺丰董秘甘玲曾在今年4月公开表示,顺丰快运2018年营收81亿元,预计2019年将迈入百亿级。今年6月底,顺丰投资5000万元成立了顺丰快运,并在7月初正式发布顺丰快运品牌。

中通快运董事长赖建法公开表示,2019年中通快运将力争完成货量460万吨,产值超24亿元,盈利超1亿元。百世2018年报显示,百世快运快运全年收入31.8亿元,同比增长98.1%,全年货运量431.6万吨,同比增长44.7%。

此外,以满帮、G7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也逐渐开始蚕食快运市场份额。

2018年4月,满帮集团获得19亿美元融资,并在5月宣布收购志鸿车队;而零担物流平台聚盟和壹米滴答也在2019年再次获得资本青睐,这些通过互联网技术切入传统货运领域的平台型公司,也对传统的快递、快运企业带来一定威胁。

与此同时,快运市场原有的头部玩家也依然在坚守自己的地位,包括远成、安能均在快运领域不断提升竞争力,而即便转战快递战场的德邦,也依然未放弃对于快运市场的争夺。

在上述快运公司相关人士看来,随着新玩家的入局和二三线快运公司的出局,快运行业已经到了新的发展周期阶段,即从快递的"前夜"开始走向集约化,进入了前期整合阶段。

对此,韩雪峰表示,快运市场的竞争会加大提速,但是价格下调的因素依然存在,因为价格战是企业实力的体现,就像在某些区域的竞争一样,一场物流价格战足以带来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更为重要的是,他进一步指出,2020年快运市场的混战依然长期存在,但是整合也将会持续。具有标准化产品的快运企业依然是行业的主力军,新型的组织模式还会推陈出新,将有更多的企业和独立运营品牌走上资本市场。同时,全网、全产品、加盟、授权、品牌、溢价、还是快运的核心场景,竞争的场景化依然是主要导向。

每日经济新闻

0
分享